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热搜: 美食 建材 活动
会员数:1742 在线会员:39 总贴数:798 今日发帖:267
奥豹论坛 结婚两月女方提离婚 18万元彩礼能要回来吗
编者按:为进一步加强法治宣传力度,增强法治宣传时效,本报与开发区司法局联合开办《以案释法》栏目,将撷取社会热点和典型案例,通过法官、律师的权威解读,积极引导社会法治思维风尚,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精神,努力成为市民身边的“普法宣传员”。 结婚时给了18万彩礼,婚后夫妻分隔两地且时常争吵,2个月后妻子提出离婚。那么这18万彩礼是否应当返还?如果应当返还,返还的数额又该如何确定? 一起来看看律师怎么说吧。 结婚仅两月,她就提出离婚,当初的18万元彩礼能要回来吗? 大学毕业后,刘先生留在下沙找到了工作,人生大事提上了日程。今年8月,在亲戚的介绍下,他认识了老乡王女士。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,两人很快就登记结婚了。 按照老家的当地习俗,刘先生给了王女士家18万元彩礼。之后,他就回杭州继续工作,而王女士则一直留在老家。婚后,刘先生除了周末抽空回去过几次外,两人的感情沟通主要是以微信交流为主。 这样不咸不淡地过了2个月,王女士突然提出了离婚。“我们两个本来也没什么感情,结婚没几天还大吵了一架,就这样过下去,我觉得也没意思的。” 刘先生同意离婚,但提出要王女士返还彩礼。“结婚登记后,我就回杭州工作了,婚礼都没有办过。有时周末回去待两天,我们两个人也是各自住在各自的家里。”刘先生说,两人结婚以来,基本没有共同生活过,当初决定结婚主要考虑到两人是老乡,应该知根知底能相处好,没想到到头来感情并没有培养好,那就好聚好散吧。 王女士认为两人已经登记结婚了,以此拒绝返还彩礼。双方因此争执不下。 那么,这18万元彩礼是否应当返还?如果应当返还,返还数额又该如何确定? 律师点评 浙江民衡律师事务所蒋含焰律师说,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若干问题的解释(二)第十条: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,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,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:(一)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;(二)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;(三)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。适用前款第(二)、(三)项的规定,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。 “刘先生的情况符合上述规定中的第(二)项情形,以双方离婚为条件时,因此请求返还彩礼应当予以支持。”关于如何认定解释(二)中“确未共同生活”问题,蒋律师说,在司法实践中,大多数法官都持比较宽容的态度——只要两人在一起生活,即认定为共同生活。而蒋律师则认为,实质意义上的婚姻,除了履行法律规定的程序外,仍需双方具有共同生活的意愿。“如果双方尚未共同生活,其就没有夫妻之间相互扶持的经历,也没有过多把双方联系在一起的桥梁,其真正意义上的共同生活还没有开始,此时双方离婚,彩礼应当返还。” 另外,关于彩礼返还数额的问题,蒋律师说:“现行司法解释中并未明确规定全部返还是部分返还,也未明确规定返还数额需要根据哪些因素来确定。”他认为,确定具体的返还数额需参考诸多因素,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种: 地方风俗。彩礼一般是依据当地风俗习惯给付的,不同地区的风俗习惯,在彩礼返还上也不尽相同。在酌定彩礼的返还数额上,应当充分尊重当地风俗习惯,并结合案情来确定。 返还原因及过错程度。在以往案例中,如果符合“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”,且双方已离婚的情形下,彩礼应当返还。因女方原因造成的,女方有过错的,彩礼应当全部返还;因男方原因造成的,男方有过错的,则彩礼的返回数额应当减少。这既是一种对婚姻当中过错方的“惩罚”,也符合婚姻法的公平原则。 彩礼的支出及花费情况。如果彩礼的一部分确实已用于共同开支,可在返还时酌情扣减。 总之,彩礼适用酌定返还的原则,具体案情还应具体分析。(杨渐 张燕燕)
最后发表: ytsdb@ 2018-12-24 20:22 34 9 2018-12-18
奥豹论坛 中纪委机关报:“贪了就跑一跑就了”是痴人说梦
中纪委机关报:“贪了就跑一跑就了”是痴人说梦   12月9日,第十五个国际反腐败日,来看两组追逃追赃的数据。   一组是“天网”行动开展以来的追逃人数和追赃金额:从1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4833人,追回资产103亿余元,“百名红通人员”到案54人。   一组是近年来新增外逃人数:2014年101人,2015年31人,2016年19人,2017年4人。   追回来的人数和赃款持续攀升,新增外逃人数逐年下降,两组看似简单的数字背后,暗藏着追逃“猎手”与外逃腐败分子之间斗智斗勇的黑白对弈。今时今日,不论是已经外逃的还是企图外逃的腐败分子,都不得不面临一个明确的现实——外逃之路,难!难于上青天!因为,这场力量悬殊的角逐早已写好结局,再狡猾的“狐狸”也绝不可能逃脱法网。   在党中央有逃必追、一追到底的战略定力面前,外逃腐败分子逍遥法外的幻想缥缈得不堪一击。从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指出“五年、十年、二十年都要追,要切断腐败分子的后路”,到党的十九大强调“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,都要缉拿归案、绳之以法”,党中央追逃追赃的态度旗帜鲜明,决心一以贯之。有的外逃人员曾幻想,跑出去时间一长就不会有人管了;有的以为外逃距离远,逃到美、加、澳、新等国家就可以高枕无忧。但最终结果如何?看看这些年追逃追赃的重大战果,杨秀珠、许超凡、姚锦旗,哪一个不是难啃的“硬骨头”?哪一起案件不是难打的硬仗?几年来,我们用铿锵有力的行动、用不断刷新的成绩向全世界证明,“让已经潜逃的无处藏身,让企图外逃的丢掉幻想”决不是一句空话,“贪了就跑、一跑就了”只能是痴人说梦。   在日渐成熟的追逃追赃战术打法面前,处心积虑终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“天网”行动迭代更新,举措不断升级,对外逃腐败分子形成了更精准的“杀伤力”;两次曝光部分外逃人员藏匿线索,将外逃腐败分子置于人民监督的汪洋大海;五部门联合发布敦促自首公告,“投案自首连锁反应”逐渐显现……   日渐完善的追逃追赃法律制度也提供了克敌制胜的强大武器。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确立了刑事缺席审判制度,腐败分子不管逃到哪里,都会受到应有的裁判;新通过的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法规范完善了我国刑事司法协助体制,填补了刑事司法协助国际合作的法律空白。   当今世界,推进腐败全球治理、加强反腐败国际合作已经成为一种共识和潮流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我们深入参与反腐败全球治理,在二十国集团、亚太经合组织、金砖国家等多边国际舞台上,“中国主张”被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国际组织所接受和认可。外逃腐败分子不妨掂量掂量,“天网”越织越牢、越织越密的大势下,又有哪里能够提供“避风港”?形单影只、人人喊打的“过街老鼠”,如何与反腐败全球治理的向心力聚合力相抗衡?   外逃之路有多艰难?逃了13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姚锦旗再清楚不过,“外逃生活太凄凉了,看上去好像你是自由的,实际一点都不自由”。与其东躲西藏、颠沛流离,不如早日认清形势,在《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》规定的期限内投案自首,争取宽大处理。(特约评论员 李鹃)   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
最后发表: 河北论坛x@ 2018-12-24 11:55 25 3 2018-12-9
admin 一对一补课 老师对女孩多次伸出魔爪
一对一补课 老师对女孩多次伸出魔爪   一对一辅导的老师,10余次对初二女生伸出魔爪,最后一次,女孩刚刚过了14周岁的生日。  今年9月25日,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审理的这起强制猥亵、猥亵儿童案二审的案件庭审中,出庭支持抗诉的检察员义正言辞地说:“我要再次重申,这个案件的审理意义,已经超出了案件事实、情节与法律适用的本身。对这个案件的认定与量刑,还应从人文的角度,体现与结合社会公众的预期、心理感受的程度和社会公德的养成,从更高更宽泛的角度去审视。”  这位将个案审理提高到公众感受社会公德高度的检察员,正是杭州市人民检察院陈海鹰检察长。  11月6日,杭州市中院依法对该案作出终审判决,法院采纳了检察机关全部抗诉意见。  检察长为什么亲自抗诉这起案件?昨天,陈海鹰讲述了这个抗诉案子背后的始末。  一对一辅导,男老师多次伸出魔爪  去年,“那件事情”发生时小芳(化名)正在读初二,父母给小芳找了一对一辅导老师,每次都是小芳去老师家补课。  没想到人到中年、看上去笑眯眯蛮和气的男“老师”郭某不是个好东西。从去年12月开始补课,一直到今年1月,郭某对小芳动手动脚10余次。其中,今年1月27日最后一次猥亵行为实施时,小芳刚刚过了14周岁生日。  今年4月23日,郭某被提起公诉。  一审法院认为,郭某多次猥亵儿童,其行为构成猥亵儿童罪,猥亵未满14周岁的儿童直至满14周岁,应从重处罚,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。  但是,检察机关审查后认为,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,量刑不当,依法提出抗诉。  女孩刚过14周岁生日,这是关键点  一审法院判决仅以猥亵儿童罪定罪,也就是说定了郭某一个罪。一审法院认为郭某猥亵小芳十余次,就是算“多次”。  但是检察机关不这么认为。陈海鹰亲自挂帅,带领未成年人检察部办案人员办理该案。  关于抗诉理由,陈海鹰这么跟钱江晚报记者说:“注意到吗,郭某最后一次猥亵小芳,小芳刚过14周岁生日,也就是郭某的猥亵行为时间持续跨越了被害人14周岁前后两个时间节点。而在法律上,14周岁是个很重要的节点。根据法律规定,14周岁前,和年满14周岁,是两个不同的法益(刑法学上的用词,指的是法律所保护的利益)。前者以猥亵儿童罪来定罪,后者则构成了另一个罪名‘强制猥亵罪’。”  “国家对妇女儿童权益有特别的法律保护,这是国家司法文明与进步的表现。作为司法机关,必须落实到个案的办理上,即在法律适用中体现从重原则,能两罪不定一罪,能从重绝不能从轻。本案中,被告人从事教育职业,利用其面对年幼女孩的身份地位、力量、认知优势,对被害人实施猥亵行为在10次以上,最后一次行为性质尤为严重。所以不能笼统地认定为‘多次’,更不能让最后一次能独立认定且情节恶劣的行为,被之前历次行为吸收。”  因此,陈海鹰认为,郭某应该二罪并罚。  抗诉成功,改判有期徒刑五年、禁止从业五年  9月25日,在二审审理中,陈海鹰检察长作为检察员出庭支持抗诉。  庭审过程中,陈海鹰向法庭进一步明确了“最后一次猥亵行为具有强制性”“原审被告人的猥亵行为至少在十次以上”等关键事实。同时,从对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实行特殊保护的角度,建议法庭对郭某判处从业禁止。“对被告人予以严惩,不但能让其付出代价,起到惩戒作用。更重要的是发挥警戒、教育、预防作用,推动引导社会公序良俗的形成。”  郭某当庭表示认罪悔罪,愿意接受法律裁判。  11月6日,杭州市中院依法对该案作出终审判决,法院采纳了检察机关全部抗诉意见:判决郭某犯猥亵儿童罪,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;犯强制猥亵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;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。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五年内从事教育及相关工作。
最后发表: 澳门生活网i@ 2018-12-24 09:44 65 4 2018-11-23

快速发帖

还可输入 80 个字符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推荐阅读更多+
广告位

QQ- Archiver-手机版-小黑屋- 茂名奥豹论坛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© 2018-2020 茂名奥豹论坛  奥豹设计有限公司 版权所有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 北京12318文化市场举报热线 网络110报警服务  | 业务许可证:91440981MA4W066B8D